您所在的位置: > 剧本合作 > 小品剧本 >

小品《转变》

2015-11-21 03:31 来源:创作演出网
小品《转变》
编剧:宋士新,王凤阳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人物:王凤阳(文化站长)
           张   东 (屯迷糊)
场景:一把长椅子。
(张拿瓶啤酒上场)
张:哎呀,喝点小酒就打蔫,
光棍快乐一天天,
国家大事咱不问,
逍遥自在赛神仙。
大家好:在下张东张四尿,本村坐地炮。虽说现在党的政策好,惠农政策也不少,可是对于我来说,媳妇还是很难找。归根结底几句话:我好比一颗无人问津的乱草,每天陋室长椅卧倒,三十多岁不问江湖事,自饮自乐-唯我独好。问我想啥?嘿嘿。。。(喝口啤酒躺卧椅上睡觉)
王:(上场)新农村建设搞得靓,
广场建的真舒畅,
社区服务有医保,
文体课程跟得上。
如今人们生活水平好了,精神文明不能少了,县委为了丰富咱老百姓的文化生活,举行农民文艺大赛,作为新农村的文化站长,首当其冲,为我镇选手起个“画蛇添足”的带头作用,不对是“画龙点睛”!!!
这不为了能给文艺大赛推荐人才我想起个人,谁呀?张四尿,你别看这小子不着调,整天贯猫尿,那要是整点俏皮嗑那是一套一套,哼哼点二人转流行歌更是没得说,我这就去给他上堂政治课,劝他改掉懒惰喝酒的恶习,做点对社会有价值的事情。哎,到了,用手(敲门):张东在家吗?
张:(躺在椅子上打呼噜,没动静)。
王:(开门进屋,发现屋里很乱,没下脚的地方王用手巴拉张)四尿子醒醒
张:谁呀,睁开眼睛一看,(惊讶的从椅子上掉下来)结巴状:潘-潘长江你咋上我家了呢?我在梦里梦的是高秀敏啊怎么变性变出个他呀!
王:我说你喝多少酒啊?还没醒啊!你看看我到底是谁?
张:(用力瞪了瞪眼睛)哎呀!这不是毕老爷培养三十多年的半成品的文化站长吗?咋整的跟老潘似的,咋地,要改行整模仿啊?
王:我说你小子别屁了光几的,你管我叫啥?
张:呵呵。。。姐夫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呢!
王:你还认识我啊!看我的行头别误会是潘长江,人家长江流入的海,我王凤阳流入的是池塘。但是也没多大区别,我也是水里地。。。
别看我演节目不咋地,但在形象上也说得过去,“水货吗“!!!。。。
张:呵呵,诶呀姐夫你真尿性,你光临寒舍真使我的小窝蓬荜生辉呀!
王:你可拉倒吧,还寒舍呢?应该是寒蝉吧。你这“小窝”都不敢那狗窝,(用手摸物品)东西生灰倒是真的。
张:嘿嘿,(有点不好意思了)姐夫你来我家有事啊?
王:当然有事了。
张:好事,坏事?好事你尽管说,坏事、、、、、、、
王:坏事怎么地?
张:坏事!你看姐夫来了肯定没有坏事,是吧?
王:哎,,,我说四尿子,你这一天游手好闲,整天干靠,好吃懒惰,你这一辈子是不是好日子不想过了?
张:姐夫你看现在我不是挺好的吗?
王:好啥呀好,全镇人民要都像你这样生活,还不得饿死啊,要不是党的政策好,给你分点口粮田,给你点粮补钱,你这条小命早就玩完。还挺会知足常乐呢?
张:那咋整?对付活呗。
王:还对付活,你得好好干,找到人生另一半,是不是这么多年来连个对象都没看。
张:也不是没看过,曾经有个离婚带着孩子的女人站在我面前,我没有去珍惜,但是我真的努力过啊!
王:人家为什么没跟你啊!
张:她问我嫌弃她有孩子吗?我说不嫌弃,省得费事了。她听了,给了我一个评价就走了。
王:说啥了!
张:她说“我太懒惰,不爱劳动,是个不劳而获的人。”
王:哈哈哈。。。那不是主要原因,依我看哪还是看你穷养活不了人家娘俩。
张:那没在一起生活,她咋就知道我养活不了她们呢?
王:你看你这一天喝地迷迷瞪瞪地,日子过得穷还自认为自己行。你呀算是没得救了!!!
张:姐夫,你看我这不是没啥手艺嘛?
王:这不是理由,是借口,要想富出劳务,县里头搞劳务输出,并且给找就业门路你咋不报名参加呢?
张:我不想离开家乡啊,我舍不得这方热土啊!
王:你可拉倒吧,行。就算你不想出劳务,你在家搞搞养殖不也行吗?你看人家小于窑的李二楞原先不也和你同病相怜,自从人家搞起了养殖,日子过得红火找到了价值,今年刚说的媳妇貌美如花大美人,还给他生了个大胖儿。
张:谁,谁,就那个鼻涕拉下,鸡荒拉仨,脑袋迟钝,有点傻瓜的李二楞,他现在说上媳妇了,他咋还能养殖呢我不信?
王:我说你一天在家,吃喝拉撒,哪也不去,井底之蛙,新农村建设现在搞得这么好,农家书屋进村成为农民致富的法宝,人家李二楞就是没事老去农家书屋,看书看光碟,学习养猪、养鸭,养大鹅,大地高产腹膜。靠科学技术才走上致富的道路。
张:哪我砸不知道呢?还有这好事
王:你一天就是,三点成一线,赊酒小卖店,在家听听二人转,发家致富的信息你是从来没有这个观念。
张:我倒是听过民乐村的徐书记说过,我以为他骗我呢?去年他来我这收修道款,我就对他很不满。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吗,一般人的话我不信,就坚信自己的一个字信念?
王:什么字?
张;懒。。。
王:那姐夫说话你总该信吧?
张:那当然咱们不是亲戚嘛。你刚才的一番话深深的刺进了我的心脏。
王:什么玩应,心脏啊,一会我还把你说死了呢!
张:是触动了我的心灵,真的没有家真的不行,喝了这么多年别人的喜酒,自己媳妇问题就是个零,没媳妇的日子不好过:洗衣做饭不用说,晚上还-没人暖被窝!俗话说的好:花草渴望雨露,心灵渴望归宿,我呀迫切地渴望能有个媳妇。。。
王:靠你勤劳致富的双手,发奋图强,媳妇肯定会有。
张:姐夫我明白了我向你发誓:我再也不好吃懒惰了,我要超越李二楞,我明天就上村里书屋学习,你帮我整点贷款我也养殖。也要找回做人的价值。
王:贷款可以,我说四尿子你可别耍嘴啊!
张:签协议啊,我要是耍嘴我是个棒槌。
王:好,你刚才不是问我来你家找你有啥事吗!
张:对啊。好事坏事啊?
王:我告诉你是件好事,这不如今咱们的农村越来越好了,农民的私家小车也在白色路面上跑了,物质生活过得好,精神文明也要搞,县里要搞农民文艺大赛,把文艺人才找,我呀觉得你小子也不是没有优点,文艺这方面你很擅长,就给你报名,让你登上大雅之堂,展现才艺的同时,再把事业干的辉煌,不愁没有新娘。
张:姐夫,不行啊我的水平也不专业啊,再说了我也没上过台啊,肯定紧张我可不去。
王:我说你小子,一道真章,你就发慌,农民文艺大赛,也不是要专业的啊,重在参与。再说了,我跟吕馆长都说了你多优秀,他还说了要是看你行还给你介绍对象呢?
张:真的啊?哎呀太棒了,为了能娶媳妇那我的去参加啊!
王:不仅要参加还要整出精品,你要是演好了,你知道吗县文工团的女演员个个是美女,你要是发挥出色说不上那位姑娘给你抛来绣球呢。当然了前提是你得把日子过好。
张:放心吧,姐夫,我肯定练好,我就来段二人转的经典说口秀,行不?
王:行,你好好选节目,明天上镇里文化站进行排练,你没看我这身行头吗我也和你们一起上前线。我先走了明天我在单位等你。(转身要走)
张:行,姐夫,那你一路走好。
王:你说啥呢?
张:是一路顺风。姐夫,你都赶我亲爹了,对我真好!
王:胡说啥呀你。。。
张:我说那个,你是我爹。
王:啥?
张:错了,我是你爹啊!
王:你还贫嘴,我揍你个臭小子。。。
王追张下场。
剧终
【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】


【如有合作联系本站,QQ:249845813,397844021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