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> 剧本合作 > 相声剧本 >

《乱梦》

2014-05-04 22:02 来源:未知

 :我这个人睡觉好做梦。

  乙:这不奇怪,我只要睡上觉,准得做梦,就是迷糊个三五分钟,也得做个小梦。

  甲:我这人做梦乱,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,做完了梦记不住。

  乙:我也是。这一晚上能做好多梦,就是一个也记不住,第二天早上想说给老婆听听,干嘎吧嘴说不上来。

  甲:就是啊。为这,老婆总侧面鼓励我。

  乙:咋说?

  甲:“你猪脑子啊,啥也记住?”

  乙:欠挨熊!

  甲:“明天半夜做梦醒了用纸记下来。”

  乙:多新鲜!

  甲:打那以后,每次半夜醒来,我都把做的梦简要的记下来,几个字就行,提个醒。早上起来看一下,就能想起个七大八。

  乙:看来你老婆跟我老婆不一样。我老婆从来不关心我做不做梦,也不问我做了啥梦,我就是做梦娶一个媳妇,她也不会说啥,顶天也就是来一句:“你想找死呀你!”

  甲:哈哈,老虎一只,虎管严一个!

  乙:少说我吧你。你老婆每天早上让你汇报,还不是担心你“廊桥遗梦,梦想成真“?

  甲:玩笑而已,不可认真。

  乙:谁跟你认真了!唉我说,你真按你老婆说的,把梦都记下来了?

  甲:是啊。比如有一回做梦,说是下大雨发大水,水把楼房都淹了,人都跑山上去躲水。

  乙:水咋也不能上山不是。

  甲: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水撤了,大家就急匆匆下山。路过农贸市场的时候,卖东西的小贩都跑光了,满地散落的都是钱。

  乙:赶紧着捡那!

  甲:是啊,我就在那捡那,一边捡一边笑。笑着笑着笑醒了,醒了就不甘心,还想接着做那梦,还想接着捡那钱。

  乙:看来梦里梦外这钱都是好东西。

  甲:费死劲好容易睡着了吧,没接着做那捡钱的梦。说是在一个很辟静的山沟里,老远就看到一个美女,一会儿烟一会儿儿雨,飘飘零零地就过来了。唉哟嘿,看的我眼都直了。

  乙:瞧你这德性,见着美女就迈不开步!

  甲:正想上前搭话,迎面来了一只大老虎

  ,张着血盆大口,先咬我的脑代,又咬我的两手。吓得我啊地一声就醒了,坐起来看看身边,老婆正瞪着俩眼看着我。

  乙:吓死你!

  甲:第二天早起,老婆问:昨晚做啥梦了?

  乙:说吧?

  甲:“嘿嘿,没记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