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> 剧本合作 > 其它剧本 >

音乐小品《汗洒舞台》

2014-05-04 22:37 来源:未知
时间:冬天。
景置:舞台背景显示出:“星光大道”五个大字。
人物:1.老毕:男,央视“星光大道”栏目主持人。
      2.赵亮:男,50多岁农民,光头)。“星光大道”3号选手。
      3.小沈阳:男,20多岁农村青年。“星光大道”5号选手。
      4.王佳:女,20多岁警校学员。“星光大道”2号选手。
5.龙妹:女,20多岁留学生。“星光大道”4号选手。
      6.杨洋:男,7岁小朋友。“星光大道”1号选手。
启  幕
王佳:(身穿警服,贴着‘2’号牌,领着头裹小沙巾,身穿黄色小棉袄、黑色背带裤,的‘1’号杨洋上场)待会儿排演,可就看你的啦,杨洋。
杨洋:王佳姐姐,这回老毕该出场了吧?
王佳:(点头)嗯,正化妆呢。
杨洋:(笑着指着脸蛋)嘿,嘿,还挺臭美!
王佳:(笑)到正式表演时,咱们都得化妆。
小沈阳:(身穿对襟蓝色棉袄棉裤,斜背军挎,肩杠编织袋,喘着气跑步上场,把包扔在地上,摘下书包放在编织袋上,取出‘5’号牌贴在上衣上。)车票不好买,迟到了。(定睛一看)嘿,不碍事儿,反正老毕还没到!(打量王佳、杨洋)你俩打算唱母子组合咋的?
杨洋:(拍着胸脯)我可是独唱选手。
王佳:(瞪着小沈阳)说什么呢?人家还是单身!
小沈阳:碰巧儿,美丽警花就是我的梦中偶像儿呀!
王佳:(白了小沈阳一眼,盯住他,伸出手、厉声)身份证!
小沈阳:(得意地)咱魅力老大了,还深入了解上了?
王佳:自作多情!
杨洋:(指着小沈阳)一看你就像个小偷!
小沈阳:(难为情地)那,我得去趟茅房(转身便走)。
王佳:还想溜?(箭步冲上去,从背后抓住他胳膊腕子,将其拿住)。
小沈阳:(屁股朝天,单腿着地)哎哟!还没咋的,就整开了家庭暴力。
王佳:住嘴!牡丹江逃犯崔涛,你往哪里跑?
杨洋:(上前,踹小沈阳的腿)你被捕了!
小沈阳:冤枉呀!
王佳:(瞪着小沈阳)还想抵赖?你可是个惯偷,三条人命的通缉逃犯,对吧?
小沈阳:我十岁那年,是摸过人家一窝鸡蛋。可我连宰鸡的胆儿都没有,咋会有人命呢?
王佳:那你跑什么?(面对观众)根据常规,凡是遇到警察就慌的,八、九不离十就是嫌疑人。身份证!
小沈阳:我怕暴露了……
王佳:(打断小沈阳)你已经暴露了,快拿!
小沈阳:我动得了吗?
王佳:(放小沈阳站起来,仍扭住他的一只手腕)。
小沈阳:撒开我的手,眼睛往后瞅。
王佳:岂有此理?
小沈阳:要紧的都缝裤头儿上了,里头还连带有点个人隐私呢?
王佳(忍住笑,松开他,闭上眼)杨洋替我盯住了!
杨洋:(冲王佳敬礼)是!(双手插腰,紧盯住陈阳)。
小沈阳:不兴偷看的,哈?(背向观众解开腰带掏出身份证,穿好裤子,转身双手捧上身份证,唱:)美丽的警花,请睁开你的眼睛……
王佳:(睁开眼,接过身份证对照本人仔细查看)铁岭人,叫沈阳。你也太像通缉令上那位了,嗨,警校毕业前本想露一手,这“逃犯”,咋是个疑似的?(把身份证还给小沈阳,敬了个礼)。
小沈阳:(把身份证揣到怀里,系上裤腰带)爹妈咋遗传给我这么副贼相呢?从铁岭到北京,5次被盯,胆战心惊。
王佳:据说全人类共同的祖先,就那么七位老袓奶,血缘“太近”,也难免搞混.。
小沈阳:哎!我这歌唱新星;咋又变成逃犯溜进了北京?
杨洋:哼,你只配演坏蛋(逗笑两人)。
赵亮:(剃光头,身穿蓝色制服棉衣,贴着‘3’号,由身穿对襟花棉袄,贴着‘4’号的龙妹搀扶着上场。她手里还拎着一台录音机)马上就要闪亮登场,先喝点汤药润润金嗓儿。(从口袋里掏出可乐瓶,喝了两口)。
杨洋:(盯住赵亮)爷爷,我也要喝可乐。
赵亮:(把药瓶扣上盖,揣进口袋里)可乐多贵?等完了事儿,给你泡茶喝。
(摸着杨洋的脸蛋)这么个小人精,都来干开大事儿了。跟你这大时,我连国语还说不利索呢。
龙妹:如今,你已经是个国语通了,(张开双臂扑向赵亮)吻你!
赵亮:(连忙躲闪)这儿可是视频采集区,咋又整这事儿呢?
龙妹:(紧张地)师傅,毕姥爷来了,我该怎么说?
赵亮:(接过录音机放在地上)告你说龙妹,名人全都喜欢当面赞扬,然后你就纵情歌唱,保你超越梦想,老毕当场颁奖。
老毕:(身穿紫红色唐装,手持话筒上场,拉着长音)哎一一欢迎大家步入“星光大道” !
五位选手演员:(兴奋地迎上去同他寒暄)。
龙妹:(面对老毕,合掌作拱)毕姥爷很会吃,我请客“不差钱” !
老毕:(微笑着)哎,免礼平身。去年在铁岭饭店,赵本山假装请我吃大餐那事,连国际上都知道了?
小沈阳:(得意地)毕老爷,(唱)铁岭欢迎你,不差钱你就经常去,多情的姑娘等着你。
老毕:小沈阳,咋穿这厚实呢?
小沈阳:(唱)铁岭那圪北风寒,一路怕受冻。
老毕:啊,赵亮儿大哥也来了。
赵亮:(憨笑)可想死你了!
王佳:(笑着冲老毕说)我妈妈,特崇拜您(敬礼)。
老毕:王佳,就空着手崇拜我?
王佳:(从裤兜里掏出手铐)从我们警校老师那借来的,戴上试试?
老毕:(摆着双手,后退)别!你有逮捕令吗?
杨洋:(指着老毕)他可是个好人!(伸出右手,同老毕握手)老毕,我谨代表奶奶,向你致以深情的问候。
老毕:(摸摸杨洋的后脑勺)小样儿?还挺能整外交辞令儿。好,排演开始!(左手握拳举起,右臂平伸)注意,以1至5号为顺序,面向我一臂间隔向右看齐!
王佳:(把杨洋领到老毕的左前方,站在他右边)。
赵亮:(站到杨洋身后)。
王佳:横队!(把赵亮拉到她左边)。
龙妹、陈亮:(分别依次入列)。
老毕:现在让我们进入今天的第一关,闪亮登场!时间关系,每人只唱第一段(把话筒递给杨洋)。
杨洋:(接过话筒随着伴奏,载歌载舞地唱起了):我们的祖国是花园,花园里花朵真鲜艳,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,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,娃哈哈!娃哈哈!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。(举起右手)。
老毕:1号请讲。
杨洋:我得去办点事。
老毕:贵在坚持。
杨洋:(捂住小腹)我憋不住了!
老毕:(笑)噢,想撒尿,(挥手)准(接过话筒,递给王佳)!
杨洋:(跑下场)。
老毕:咋整?这可还是鞠萍姐姐的属下。有请2号!
王佳:(随着伴奏唱起)你的心情现在好吗?你的脸上还有微笑吗?人生自古就有许多愁和苦,请你多一些开心,少一些烦恼。你的所得还那样少吗?你的付出还那样多吗?生活的路总有一些不平事,请你不必太在意,洒脱一些过得好。祝你平安,祝你平安,让那快乐围绕在你身边,祝你平安,祝你平安,你永远都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。(把话筒递给赵亮)。
赵亮:(戴上女子假头套,接过话筒,抱起录音机,把话筒对准录音机,舞动着。随着伴奏打开录音机,播放邓丽君原唱《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》,边张嘴,边扭动)送君送到小村外,有句话儿要交代,虽然已经是百花开,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……。
老毕:(惊恐地,挥手)停!似乎邓丽君又复活了?
赵亮:(弯腰关上录音机,举起右手)。
老毕:请讲。
赵亮:录音机一出现,就为假唱创造了方便的条件。
老毕:可你这也太假了。人家假唱,只是放放本人从前的录音,可你这连录音都是盗版的!
赵亮:(放下录音机,着急地指指另外四位选手)。如今连歌赛都兴“四室同堂”了,这公平吗?
老毕:啊,你比我有勇气,我通常是说而不唱。
赵亮:连公交车上,还讲敬老呢。
老毕:可也得爱幼呀。(面向观众)大家都想听听真唱功,是吧?开始!
赵亮:(手持话筒,随着伴奏,载歌载舞地以女声唱道)送你送到小村外,有句话儿要交代,虽然已经是百花开,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。记住我的情,记住我的爱,记住有我天天在等待,我在等着你回来,千万不要把我忘怀(唱完,把话筒递给龙妹)。
龙妹:(接过话筒,随着伴奏唱起)珠穆朗玛,珠穆朗玛,你高耸在人心中,你屹立在蓝天下,你用爱的阳光抚育格桑花,你把美的月光洒满喜玛拉雅。珠穆朗玛,珠穆朗玛,我多想弹起深情的弦子,向你倾诉不老的情话,我爱你珠穆朗玛,心中的珠穆朗玛(把话筒递给陈亮)。
小沈阳:(已脱去棉祅,上身着短袖紧身黄衫,头戴生日快乐冠戴,把黑连裤丝袜套在头上,接过话筒,把红色理发店长围裙的带子套在脖子上,围裙披向右肩。随着伴奏唱起《敢问路在何方》)你挑着担,我牵着马,迎来日出,送走晚霞。踏平坎坷成大道,斗罢艰险又出发,又出发。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,一番番春秋冬夏,一场场酸甜苦辣,敢问路在何方,路在脚下,敢问路在何方。路在脚下……
老毕:唱得不错。可你这身披挂,究竟是人,还是妖呀?
小沈阳:(拍拍胸脯)你咋人妖不分呢?我正是去西天取经的唐僧啊!贫僧一向穿戴简朴,不恋女色。(拽着身上的开裆裤)这是条比基尼的开裆内裤,(撩起围裙)这是围裙,代替袈裟。
老毕:咋还半裸着呢?
小沈阳:尚小于某些姑娘的露点。唐僧取经得路过火焰山,捂严实了,还不得中暑?
老毕:(揪住连裤袜腿儿)这个呢?
小沈阳:这是唐僧的飘带。
老毕:噢,前年我到少林寺,看见释永信方丈那头型(揭下赵亮的假头套)可跟这位似地,真正是“闪亮”登场。
小沈阳:唐僧可是连夜偷渡出去的,要跟赵叔似地,连照明弹都甭投,大唐边卡就会发现荒漠中“佛光四射”(双手挥舞“飘带” ),即刻把一行的人、猴、猪、马一同拿下。
赵亮:这些个,《西游记》也并没明说。
老毕:浑身均为假冒产品,(揪住陈阳一只耳朵)这玩艺呢?
小沈阳:(咧嘴)哎哟(挣脱)此乃唐僧的听觉器官。
老毕:(笑)噢,这耳朵还真够古典的。咋整?(指着陈阳)这也太寒酸啦,如今《星光大道》已经走向世界,你还想上不?
赵亮:早先县里汇演,由我扮《智取威虎山》里的李勇奇,那木头案子,让我一匕首扎下去,它就散架、卧倒了。假道具不也挺逗乐儿吗?
老毕:(同情地点点头)老乡们不易呀,还是我去帮你借套戏装吧。
小沈阳:(兴奋地举起双臂跳跃)㖿!那可帅呆了,漂亮警花儿该主动追上门儿啦。哈?
王佳:(望老毕)顺便再去北京军区借支手枪、三梭子子弹。
老毕:(连忙摆着手后退,惊诧地)小样?你实弹荷枪,我还不得吓尿裤裆?
龙妹:(挥拳说)走火了可咋整?我老乡来中国,第一次放二梯角,就崩瞎了一只眼。从此连我也有了“龙妹”这个中国名字。
老毕:(笑)真富于传奇色彩。下面让我们演员认识一下观众,自报家门……(扭头向门口张望)这“1号”,何日才能凯旋呢?
赵亮:(着急地)这孩子挺精,不会掉下去吧?
王佳:(挥手)大家分头到各个角落去,一定要把那孩子给我搜出来!
杨洋:(跑上台,做鬼脸)嘿嘿,我在门外听着呢。
老毕:(指着杨洋)小样儿?
杨洋:每次去歌厅,我都躲出去。
老毕:噢,为什么呀?
杨洋:嗯,好多人唱得全跟哭似地!(逗得大家大笑)。
老毕:噢,根据金铁霖教授的研究,那种卡拉Ok爱好者,大都先天五音不足,后天未经声乐培训。歌唱时总是把其个人的快乐建立在听众的痛苦之上。“星光大道”的选手,可都是过五关斩六将考上来的,你还躲啥呢?
杨洋:老毕,你好懂事噢!(逗得大家大笑)。
王佳:(严厉地指着老毕)别再傻笑了!
老毕:(捂住肚子,蹲下)笑岔气儿了。
赵亮:还没咋的,又整出个工伤事故儿?
小沈阳:赶紧送卫生室吧!
赵亮:费那事儿干啥?老兽医在此,(挽起袖子)。
老毕:(惊恐,吃力地指着赵)你会给人看病吗?
杨洋:(跑过去抱老毕,没能抱动)比小狗多多还沉,你可真面。
赵亮:(拉开杨洋)这面人儿毕,就包在我身上了!(他面对老毕,马步蹲裆、双掌前推运气)哈!哈!哈!哈!哈!哈!哈!(扑向老毕)。
老毕:(惊恐地)妈呀!(猛地站起)。
龙妹:(握拳,挥动双拳)这简直是奇迹!
王佳:(击掌)真是神医华佗在世呀!
赵亮:华佗早叫曹操给杀了,当今叫“神医”的,可净是蒙事儿的。不管咋地“星光大道”,就不用再请白岩松来代理啦。
王佳:天呢!真要让白老师来,那该会是什么情景呀?
小沈阳:(冲着王佳)我装像了,你跟我好不?
王佳:(白了陈阳一眼)你又来了?
小沈阳:(从赵亮口袋里掏出眼镜戴上,语气沉重而缓慢地):各位观众,我们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宣告,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毕福建同志不幸于2010年12月5日15时因公负伤。根据台领导的决定,由我暂时代替他的工作。(缓慢地挥手,表情严肃地)哎一一,欢迎各位步入“星光大道”。(凑到杨洋跟前,弯下腰摘下眼镜,用手帕擦了擦,然后又戴上,盯住号牌)啊,这是“1”号。
杨洋:(抹泪、后退,转身欲走)我好害怕。
老毕:(拉住杨洋,抹泪)当初“星光大道”没叫白岩松上,纯属为了保障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。
龙妹:毕姥爷,还不给师傅整个北京户口,让他守护你常年不走?
老毕:(笑笑)可北京市并不紧缺此等兽医呀。还是叶落归根,去照看好牲畜吧。
赵亮:老毕,还是你了解我的过去呀。
杨洋:我愿一同前往,还是书归正传吧!
老毕:性急排不出好节目,你当我整这点节目是容易的?(掏出手帕擦擦前额)刚才化的妆,全叫汗水给冲走了。相貌不雅,全靠涂料当家。为了照顾选手们的情绪,我还得去补补妆。一时半会儿怕是竣不了工,(平伸出右手示意)就请大家先下去休息一下。
杨洋:(冲着老毕吐舌,指着自己的脸蛋)嘿,嘿,还挺臭美!
老毕:哟,(笑笑,望着杨洋)小样?爱美之心老毕有之,你要不爱美,去喝白开水。(抱起杨洋,和选手们一边往台下走,一边向观众挥手致意)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终】